1976年法律专业法的修改是对独立律师公会的公开攻击

1976年法律专业法的修改是对独立律师公会的公开攻击

大马行动方略及以下联署的公民组织,对政府决定提出修改1976年法律专业法的数项建议,感到极度担忧。这些修改是对独立大马律师公会的公开攻击,以及公然违反我国宪法所保障的结社自由。

这些建议将为政府干预独立的法定机构及公民组织,立下非常危险的先例。我们吁请政府立刻收回这些修改建议。

这些即将在10月的国会提呈的修改建议,将允许政府废除律师公会现在会员通过邮寄选票直接选出12名理事的选举制度,而由州际的选举代替;让掌管法律事务的部长有权委任两名代表进入律师公会的理事会;同时律师公常年会员大会的合法人数,将从500名会员提高到2000名会员。

政府宣称这些修改是为了改进律师公会的透明度及代表性,但实际上,其效果恰好相反。

首先,这些修改建议并不来自大马律师公会的会员。再其次,这个修改法案至今并没有公开给大马律师公会或公众人士。因此,所谓的改进透明度及代表性的理由,让人高度质疑。

讽刺的是,总检察长投诉现有的大马律师公会的代表性有问题,但却能够毫无保留的支持政府委任代表的建议 – 一项毫无透明度或代表性可言的措施。

其中要求大马律师公会常年会员大会的合法人数,要提升到会员人数的25%或4000名会员的建议,是存有恶意的。这项建议是不理性以及不实际的,因为大马律师公会约17000会员,但任何会员大会,出席的律师从来就没有超过1910人。此建议无疑意图瘫痪律师公会的操作。

对照拥有大约37000会员的加拿大律师公会,其会员大会的合法人数,只需要100名会员。香港律师公会拥有约1300名会员,但会员大会的合法人数只需要不少于20人。

我们强烈要去联邦政府及总检察长,收回这些修改建议,并尊重大马律师公会自治的原则,以及结社自由的权利。

通过一个民主的选举过程,选出其领袖及代表,是大马律师公会会员的权利。政府绝对不能对这个合法及透明的选举制度,做出干预,抑或设下条件。

 

联署的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组织成员:

1.Anak Muda Sarawak (AMS)砂拉越青年之子
2.ENGAGE 愿景工程
3.Islamic Renaissance Front (IRF) 伊斯兰复兴前线
4.Japan Graduates Association Malaysia (JAGAM) 马来西亚留日同学会
5.Kumpulan Aktivis Mahasiswa Independen (KAMI) 独立学生份子组织
6.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7.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LLG) 林连玉基金
8.Majlis Perundingan Malaysia Agama Buddha, Kritisian, Hindu, Sikh dan Tao (MCCBCHST) 马来西亚五大宗教理事会
9.Muslim Professionals Forum (MPF) 穆斯林专业论坛
10.National Indian Rights Action Team (NIAT) 全国印裔权益行动组织
11.Negeri Sembilan Chinese Assembly Hall (NSCAH) 森美兰中华大会堂
12.Persatuan Aliran Kesedaran Negara (Aliran) 国民醒觉运动
13.Pusat Komas (KOMAS) 社区传播中心
14.Saya Anak Bangsa Malaysia (SABM) 马来西亚之子
15.Suara Rakyat Malaysia (SUARAM) 人民之声
16.Tamil Foundation (TF) 淡米尔基金
17.The Association of Graduates from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of China, Malaysia (Liu Hua) 马来西亚留华同学会
18.The Federation & Alumni Associations Taiwan University, Malaysia (FAATUM) 马来西亚留台校友会联合总会
19.Tindak Malaysia 行动大马
20.United Chinese School Alumni Associations of Malaysia (UCSAAM) 马来西亚华校校友会联合会总会

联署的其他公民组织:

1.Angkatan Warga Aman Malaysia (WargaAMAN) 马来西亚和平阵线
2.Center for Orang Asli Concerns (COAC) 原住民关怀中心
3.Federation of Malaysian Indian Organisation (PRIMA) 马来西亚印裔组织联合会
4.Friends of Kota Damansara 哥打白沙罗之友
5.Green Friends Sabah 沙巴绿色之友
6.Jaringan Orang Asal SeMalaysia (JOAS) 全马原住民网络
7.JIHAD for JUSTICE 圣战于正义组织
8.Kajian Politik untuk Perubahan (KPRU) 政改研究所
9.Komuniti Muslim Universal (KMU) 普世穆斯林社团组织
10.Malaysian Indians Progressive Association (MIPAS) 马来西亚印裔进步协会
11.Malaysian Indians Transformation Action Team (MITRA) 马来西亚印裔转型行动团队
12.Malaysian Youth And Students Democratic Movement (DEMA) 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
13.Malaysian Youth Care Association (PRIHATIN) 马来西亚青年关怀组织
14.Oriental Hearts and Mind Study Institute (OHMSI) 东方思想研究中心
15.Perak Women for Women Society (PWW) 霹雳妇女协会
16.Persatuan Kesedaran Komuniti Selangor (EMPOWER) 雪兰莪社区自强协会
17.Persatuan Komuniti Prihatin Selangor dan Kuala Lumpur雪隆社区关怀协会
18.Persatuan Rapat Malaysia (RAPAT) 马来西亚密切协会
19.Persatuan Sahabat Wanita Selangor (PSWS) 雪兰而妇女之友协会
20.Projek Dialog 对话论坛圈
21.Sabah Women’s Action Resource Group (SAWO) 沙巴妇女行动资源组织
22.Sahabat Rakyat 人民之友
23.Save Open Spaces, KK 拯救公共空间,亚庇
24.SAVE Rivers 拯救砂拉越河流组织
25.Sekolah Pemikiran Asy Syatibi Asy-syatibi 思想学校研究中心
26.Sisters in Islam (SIS) 伊斯兰姐妹组织
27.Sunflower Electoral Education Movement (SEED) 向日葵选举教育运动
28.WE ARE MALAYSIANS 我们是马来西亚人
29.Writers Alliance for Media Independence (WAMI)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
30.Women’s Centre for Change (WCC) 妇女改变中心
31.Women Development of Malaysia PJ Branch 大马妇女发展机构八打灵分会

議席重疊:邁向第14屆大選的三大情境分析

智庫:反對黨要贏大選,“須拉回伊黨單挑國陣”
《星洲日報》國內第10版,2016年5月11日

(八打靈再也10日訊)智庫政改研究所(KPRU)執行總監王維興認為,隨著砂拉越州選成績出爐,反對黨要在來屆大選取得勝利,必須認清多個現象及採取方案,包括讓伊斯蘭黨重投反對黨懷抱,以便一對一和國陣在來屆大選一爭高下。

“在簡單多數制度無法更改,而安華也被監禁的情況下,為了避免來屆大選出現政黨各自宣佈候選人的情況,反對黨必須團結一致,以在來屆大選中確保一對一競選為首要目標。”

大選部份席位或三角戰

他今日發出文告表示,智庫政改研究所預測第14屆大選可能出現的情景。

首個情景,即反對黨繼續援用現有的談判方式,包括單方面宣佈候選人以給對手一個驚嚇,在這個情況下,在多數席位競選上一對一競選的原則仍會獲得尊重,但部份席位可能會面對三角戰。

“環顧目前第13屆大選到砂拉越州選舉的局面,這個現象在來屆大選出現的機率極高。”

“第二情景,即目前我國採用的簡單多數制度(FPTP),基本上只惠及獲得多數票的候選人,即使在三角戰中領先另兩名候選人一票,在此制度下也只惠及多數票那位。

安華扮演角色極重要

“但在這有缺陷的制度下,安華扮演的角色就極為重要,他能夠團結各在野政黨,確保在大選中以一對一的競選。

“非常可惜,安華現在在監牢,而這殘缺的系統就能脫穎而出。”

建議用比例代表制

因此,他認為,簡單多數制度必須修改及以比例代表制(PR)取代,這比例代表制是以候選人獲得的大多數選票來分配議席。

這個制度目前在印度、俄羅斯、意大利、荷蘭等國被引用。

“因此在出現如砂拉越州選的三角戰時,公正黨與行動黨可以公平競爭。

“在這比例代表制度中,一旦沒有任何一方獲得超過50%議席,那么就雙方政黨就需討論組成一個政府或聯合政府。”

他指出,若我國效仿澳洲的選擇投票制度,那么選民們就能以排名(ranking)的方式選擇候選人。

“比如公正黨與行動黨競選同一個議席,公正黨支持者可選擇行動黨候選人為`第二選擇’,而行動黨支持者同樣可選擇公正黨候選人為`第二選擇’。”

“這個制度,一旦任何一個候選人無法獲得超過50%的選票,得票率最低者將被踢出局,而其選票將重新以選擇投票制度來進行分配。

“這個制度主要是確保勝出候選人,能夠真正代表該區選民發聲。”

他說,在目前殘缺制度下,在野黨相互競爭,將令希望通過投票給反對黨為國家帶來改變的選民感到失望。

 

完整分析(原文):https://kprumalaysia.org/2016/05/10/isu-pertindihan-kerusi-tiga-senario-menuju-pru-14/

英文:https://kprumalaysia.org/2016/05/12/2095/

中文:http://news.sinchew.com.my/node/478533?tid=1

38公民团体声援凯鲁丁 批国安法乃内安法幽灵

38公民团体声援凯鲁丁
批国安法乃内安法幽灵
继凯鲁丁自9月23日在《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SOSMA)下被捕,迄今已15天,该法令允许警方无审讯扣留任何人长达29天。对此,38个公民团体今天发出联合声明,谴责警方祭出国安法对付凯鲁丁。

该声明指出,国安法是政府用来确保国家安全及对付恐怖主义的途径,但是凯鲁丁身上却没有任何可靠的恐怖主义指控和证据。

更甚的是,总警长卡立坦承逮捕凯鲁丁是因为他到国外举报一马公司金钱丑闻。

无审讯拘留令人痛恨

“无审讯拘留是令民主国家最痛恨的,这种拘留政治异见者的恶法说明了,国安法已毫无节制的被恶意滥用。”

“凯鲁丁在国安法下被拘留,已破坏了大马茅草行动的黑暗日子以来的任何进展。”

该声明痛批政府在国会提出国安法时的承诺都是伪善的空谈。

“大马政府已违背自己的承诺,把国安法变成内安法令的幽灵。”

回到内安法令的时代

“用这样的恶法对付政治异见者,证明了国安法的危险,而且是往回走向内安法令的黑暗时代。”

“茅草行动令人恐惧的经验,应该足以让人上了一课。目前只要仍未有实际行动,大马将会回到内安法令的黑暗日子。”

公民团体不忘提醒当局,联邦宪法第5章阐明个人自由,第10章阐明言论自由,这些都是大马人所重视的民主做法。任何破坏这些权利和价值的,才是妨碍议会民主。

警方于9月18日以刑事法典第124C的破坏议会民主罪名逮捕凯鲁丁,翌日更延扣他6日。岂料9月23日甫获释后,他再次在刑事法典第124K和124L条文的罪名下,重新被捕。

38个联合发表声明的公民团体为:

Akademi Belia

ALIRAN

All Women’s Action Society (AWAM)

Angkatan Warga Aman Malaysia (WargaAMAN)

BERSIH 2.0

Persatuan Kesedaran Kommuniti Selangor (EMPOWER)

ENGAGE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Indian Organisation (PRIMA)

Gabungan Bertindak Malaysia

Gerakan Hapuskan Akta Hasutan (GHAH)

Institute Rakyat

Islamic Renaissance Front

Jaringan Orang Asal SeMalaysia (JOAS)

Kajian Politik untuk Perubahan (KPRU)

KL Tak Nak Insinerator (KTI)

Malaysian Indians Progressive Association (MIPAS)

Malaysians Indians Transformation Action Team (MITRA)

Malaysian 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Malaysian Youth Care Association (PRIHATIN)

National Human Rights Society (HAKAM)

Negeri Sembilan Chinese Assembly Hall (NSCAH)

NGO: SHIELD

Oriental Hearts and Mind Study Institute (OHMSI)

Perak Women for Women Society (PWW)

Persatuan Rapat Malaysia (RAPAT)

PROHAM

Project Dialog

Pusat KOMAS

Sahabat Rakyat 人民之友

Saccess

SAVE Rivers

Sisters in Islam (SIS)

Suara Rakyat Malaysia (SUARAM)

Teoh Beng Hock Trust for Democracy

The Malaysian Youth and Students’ Democratic Movement (DEMA)

The Selangor & Kuala Lumpur Foundry & Engineering Industries Association (SFEIA)

Tindak Malaysia

University of Malaya Association of New Youth (UMANY)

 

取自: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14938

原文:http://kprumalaysia.org/2015/10/08/malaysian-civil-society-strongly-condemns-the-abuse-of-sosma-by-pdrm/

【联署文告】谴责纳吉破坏宪政,四要求彻查一马弊案

我们,以下联署团体严厉谴责首相纳吉违法乱纪,意图妨碍一马公司(1MDB)弊案的调查进度。

一马弊案延发至今,诸多证据指明纳吉深陷其中,已无法置身度外。《华尔街日报》所指之“26亿门”乃极其严重的指控,一国之长私自挪用公帑,凸显了我国现任政府贪污腐败已病入膏肓。由始至终,纳吉从未否认接收该笔款项,对相关提问也闪烁其辞,亦未采取任何法律行动以示清白,以致其诚信破产,无法取信于民。此外,作为管理国家金融的国家银行,绝无可能毫无察觉如此大笔的汇款,但至今仍未见国行对此发出正式声明。

随后,英文媒体《The Edge》因追踪报道一马公司弊案,屡屡爆料而遭内政部对付,吊销出版准证三个月。此举无疑旨在打压国内新闻自由,以期制造寒蝉效应,让媒体噤声。我们认为,一马公司弊案涉及公共利益,媒体依据资料线索揭弊,乃是履行社会责任,实无可厚非。我们无法苟同纳吉政权不依据《The Edge》所示资料顺瓜摸藤,反而以妨碍案件调查为由惩戒吹哨者,意图阻止媒体履行监督之责。直至今日,一马公司弊案虽为国家重大事件,特别调查小组(special task force)至今未对外发表任何报告,国人只能从国外媒体获知调查进展,甚为可笑。

近期发展显示,纳吉不择手段已如困兽之斗,以各种手法阻扰与破坏一马公司弊案的调查。其中,无故将总检察长阿都干尼撤职,已明确违反《联邦宪法》第145(6)与125(3)条文,即当局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撤除总检察长,而须陈情元首后召开仲裁庭,待通过后方能撤除其职。纳吉为求保住权位,滥权違反宪政民主,即使民怨沸騰,也在所不惜,令人不齿。

而近期内阁改组中,副揆慕尤丁因对在一马公司弊案有不同意见而罢黜,负责调查一马弊案的国会公账会主席诺嘉兹兰与三位成员突然被委正副部长职,此番调度,令人高度质疑乃为抑制党内异见且瘫痪公账会,中断弊案调查,以掩盖一切不利当权者的罪证。

至此,国会公账会与一马公司弊案之特调小组已丧失其公信力,亟需另外成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取而代之,以厘清弊案的种种疑团,将事实真相公诸于世。

为此,身为关切我国前途的公民组织,基于透明与正义的原则,我们一致同意并提出以下要求:

一、为了确保调查免受行政干预,我们要求涉案者——首相纳吉须立即停止其首相与财长之职,直到调查结束为止。
二、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须立即解禁《砂拉越报告》网站,而内政部须撤除针对《The Edge》周刊及财经日报的冻结禁令,并停止恫吓媒体、侵犯新闻自由。
三、成立皇家委员会,以确保一马公司弊案可在免受干扰之下独立与公正的进行调查。
四、朝野国会议员须以国家利益为重,即立即要求国会下议院议长在最短的时间内召开紧急议会,依据《联邦宪法》第43(4)条文对纳吉政府提出不信任动议,并要求解散国会重选。

最后,倘若纳吉政权拒绝回应上述要求,公民社会必将有后续行动,积极施压,协助动员群众参与净选盟于8月29日至30日所号召的Bersih 4.0,以最直接的方式向贪腐政权发出怒吼。

联署单位:
1. 隆雪中华大会堂青年团
2. 马六甲中华大会堂青年团
3. 森美兰中华大会堂青年团
4. 拯救大马委员会(SMSL)
5. 马来西亚绿色盛会
6. 国会智库政改研究所(KPRU)
7. 净选盟母亲团
8. 向日葵选举教育运动
9. 思辨会社
10. 中国维权大马后援会(马中维权)
11. 雪隆福建会馆青年团
12. 雪隆会甯公会青年团
13. 雪隆南安会馆青年团
14. 雪隆社区关怀协会
15. 雪隆理华同学会
16. 森美兰泷江会馆青年团
17. 霹雳大专青
18. 霹雳公民论坛
19. 马来亚大学学生会
20. 马来亚大学新青年
21. 新纪元学院校友会
22. 拉曼大学辩论坊
23. 博特拉大学前进阵线
24. 北方大学前进阵线
25. 北马动力青年
26. 北马理华同学会
27. 柔南黄色小组
28. 彭亨劳勿反山埃治金委员会
29. 关丹绿色团结组织 (Pertubuhan solidarity hijau Kuantan)
30. LesBeFriends

一马传呼中心推介两年半 5部门仍未更新官网资料

一马传呼中心推介两年半 5部门仍未更新官网资料

中等收入层非中产阶级 智库促政府厘清目标

中等收入层非中产阶级 智库促政府厘清目标

(吉隆坡24日讯)针对第11大马计划里,政府要在2020年把目前占了40%家庭的中等收入层(M40)扩大到45%,让人感觉这些人都是中产阶级。

智库政改研究所(KPRU)执行总监王维兴认为,中等收入层并非中产阶级,因此政府有必要厘清,否则这将导致政府发展停滞,而发展的轨道也将乖离该计划的目标。

他发文告表示,政府以M40来形容40%中等收入层的家庭,会让人认为中等收入阶层就等于中产阶级,他认为这存在误导性。

“事实上,40%中等收入的家庭并不等于中产阶级,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联国指中产阶级仅22%

“这种理解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理解上述概念问题已经导致马来西亚拥有很高比例的中产阶级,似乎已经进入高收入先进国地位的神话。”

王维兴说,据第11大马计划,目前,我国的M40中等收入层的家庭达267万户,但不可把他们都诠释为中产阶级。

“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调查显示,我国在2009年至2012年,中产阶级只有22%,说明中产阶级并非40%。”

仅20%家庭属中产阶级

根据第11大马计划,M40意味着家庭收入介于整体收入分布的41%至80%。在2014年,M40家庭的收入介于3855至8135令吉,平均收入为5662令吉,收入中位数为5465令吉。

“但据我们了解,中产阶级的家庭收入应该是5001令吉至8135令吉,这代表只有20%属于中产阶级。”

需考虑生活素质品味

“这意味着这概念是显示真正中等收入的特性,而不是中产阶级的生活素质和品味。”

他认为,若这属实,我国有60%的家庭收入其实是属于中产阶级以下的,所以政府须要解释清楚,否则就无法达致第11大马计划中所定下的目标。

新闻:

(一)https://www.nanyang.com/node/702918?tid=460

(二)http://news.sinchew.com.my/node/425669

(三)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624337

原文:http://kprumalaysia.org/2015/05/24/kekeliruan-rmke-11-isi-rumah-m40-bukan-kelas-menengah/

脸书:https://www.facebook.com/kprumalaysia?ref=bookmarks

三个月内120异议者遭殃

2015年3月28日 下午2点10分
从艾力保森到末沙布被捕
三个月内120异议者遭殃

警方过去近3个月内频密祭出煽动、集会法等法令展开逮捕,截止今早,已有120名异议人士遭殃。

政改研究所(KPRU)今日发文告指出,从2015年1月12日至3月27日的75天内,警方至少展开120项逮捕。

逮捕对象包括民联国州议员、在野党领袖、学术人员、律师、社运分子、记者等。

艾力保森最先被捕

它指出,警方在这段期间所逮捕的首名人士,就是透过推特批评伊斯兰教发展局极端的人权律师艾力保森,而他于2月5日被控上庭。

至于最新的两名受害者,就是昨晚被捕的伊党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右图)与社运分子希山慕丁莱斯。

它补充,在这期间还包括307大集会的一系列逮捕,及82人因在格拉纳再也关税局反消费税集会而被捕。

政改研究所点出,这些人士是被扣留协助调查,被延长扣留或被控上庭,而警方大量援引煽动法令,和平集会法令或刑事法典。

执政党恐丢失政权

该智库担忧,随着政府将于4月1日落实消费税,但同时却透过大逮捕来压缩民主空间,那人民就会将消费说所带来的负担等一切问题,怪在中央政府头上,最终执政党将丢失政权。

“对那些相信落实消费税将带来好处的政府而言,不应大肆逮捕,反而应该提供广阔的民主空间,不要残暴地压迫人民。”

它指出,从其他国家的历史可见,一旦它们改变税制,也可能会导致政权改变。

“所有成功避免此遭遇的国家,都是撤回新税制,或没有压缩民主空间者。”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93519

http://kprumalaysia.org/2015/03/27/118-kes-tangkapan-membantutkan-ruang-demokrasi/